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文墨小说网 > 都市 > 明克街13号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老年热血番

明克街13号 第五百二十一章 老年热血番

作者:纯洁滴小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2-08-09 22:26:14 来源:顶点小说

其实,留给卡伦思索的时间并不多,因为他一开始并不知道通过银色面具召唤自己的是多尔福主教,所以根本就没有预留思考时间。

好在代入到这种“大人物角色”的游戏卡伦是有经验了,他很清楚,一旦自己接受了来自多尔福主教的虔诚“召唤”,自己肯定不可能去和多尔福主教去商量着来,—切回应都必须走简短精练。

值得庆幸的是,先前一起用餐时,达利斯先生说的那句话还在卡伦脑海中:自己的父亲是不可能像其他主教那样遇到这种事就写遗书自杀保留最后一份体面的。

顺着这个思路下去,那就让多尔福主教写遗书吧。

接应他召唤的是自己,那位神殿长老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来,那就……应该不可能来了吧?

就算他又来了,应该也不会同意为了一个那顿家去和大祭祀发生正面冲突吧?退一万步说,真就最极端的情况发生了,一个地方大区主教,抵得过大祭祀的面子么?

从火岛回来,身边又有一个维克,再加上卡伦自己也亲眼目睹过大祭祀、执鞭人和泰希森之间的互动,卡伦觉得,自己对高层政治斗争的感知,甚至可能比多尔福这个主教还要敏锐一些。

维克就清晰地告诉过自己,现任大祭祀对神殿的态度,是历来大祭祀中最强硬的一个。

“是,我知道了,请您放心,我马上写好遗书,然后向全教公布。”

多尔福主教马上应下了,因为他觉得“伟大存在”说的方法很有道理!

一个地方势力中不算前排位置而且人缘很差的主教,没有前任大祭祀学生兼保守派领袖扈从看清楚高层局势,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好了,事情办成了。

正当卡伦准备说结束语结束这场突如其来的“会面”时,多尔福主教又开口道:“还有一件事,想要请教伟大博学的您,请您恕罪,这不是我贪心,而是这件事很奇怪,关系到那顿家族的传承,是我儿子身上发生的事。”

你儿子?

卡伦马上排除了特里森和维科莱,多尔福主教还有三个儿子,但他说的应该是达利斯先生。

先前饭后总结时,卡伦就曾对尼奥说过,达利斯要么是这群疯子里面唯——个明白人,要么,他才是里面最大的一个疯子。

“说……”

“是,是我的二儿子,达利斯。我怀疑,我的二儿子遭受了某种诅咒,因为他的出现,家里所有人都开始心神不宁。

我的修行停滞不前,我的长子原本有希望可以更进一步也莫名中年就开始身体灵魂衰败,我的孙子……我的儿子维科莱,更是连成为审判官都很难。

我余下的儿子们也是这样。

包括我的孙子辈……维科莱是我的儿子,所以我现在,居然还没有一个孙子或者孙女。

这一切的源头,我感觉,应该在我的二儿子达利斯身上。我怀疑他带着诅咒,他诅咒了我那顿家!

我无数次想杀死他,但我都没能下得去手,他毕竟是我的儿子。”达利斯先生……诅咒。

家里人修行停滞,而且下一代繁衍陷入了枯竭。

如果继续下去,岂不是用不了多少年,整个那顿家就只剩达利斯―根独苗了?

咦,

这种情况怎么这么熟悉?

卡伦忽然想到了菲洛米娜的费尔舍家,事实上,不仅在约克城大区,就连维克也知道费尔舍家的事,这个家族被誉为“诅咒家族”。

所以说,那顿家族打算和费尔舍家族竞争“诅咒家族”的流动光荣小旗?但至少可以确定一件事,达利斯先生,真的很有问题。

多尔福主教继续道:“我恨他,恨我这个儿子,但我实在是下不去手杀他,所以请您恕罪,我对他的妻子动手,是因为我想报复他,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绪,但当时,我真的是快要被逼疯了。”

因为当父亲的想要报复自己的儿子,所以睡了自己的儿媳妇,而且还让自己的儿媳妇为自己诞下“孩子”,一个既是孙子又是儿子的孩子。

这话听起来让人感到极为胡扯,可偏偏,在教会圈里,就是不缺这种诡谲扭曲的例子。

更让卡伦感到意外的是,又有一处共同点被发现了,多尔福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媳妇的,据菲洛米娜所说,她的奶奶是将她的父亲当狗的。

不仅是家族人修行的停滞,不仅是子嗣繁衍的停滞而且还带来了人伦的极端扭曲

像,实在是太像了。

再结合先前面对面接触时,达利斯先生给自己的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尤其是在说和自己家人有关的安排时,他给自己的情绪回馈不是复仇的极端,不是自私淡漠,而是一种单纯的不在意。

这种感觉,自己在早期的菲洛米娜身上感知到过。所以,为了得到更进一步的印证,卡伦开口问道:“他有没有说过和‘梦’有关的事情。”

多尔福主教马上愣住了,随即激动起来,回答道:“说过,说过,在他八岁到十二岁这段时间,经常会说这是梦,我还在梦里,我还没醒来,怎么还在梦里这些话,我当时一度以为他是修行中迷失了,让我非常地担心。

但等他逐渐长大后,就没有再说过这种话了。且他越是继续长大,我看他,就越是不舒服。”

“我知道了,我会处理。”

“感谢您感谢您,伟大的存在,您的恩德,那顿家将世世代代铭记。”

“做好你的事,这一次之后,情分就算用光了。”

“是是是,我们不会再叨扰您,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

婆金球体开始消散,通讯法阵开始停止运转,最终,整个地下室恢复了平静。跪伏在地上的多尔福主教长舒一口气,坐直了身子,脸上逐渐流露出释然的笑意

“那顿家,终于有救了。”

卡伦伸手,摘下了面具。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回归现实,看见就坐在自己面前满怀期待等待消息的尼奥。但摘下面具的刹那,他吹到了风,是咸湿的海风。

卡伦即刻意识到,这副面具,自己还没有完全摘下来。“咚!咚!咚!”

钟声自身后响起,卡伦转过身,看见一口悬浮在那里的黑色大钟,上面雕刻着很多晦涩难懂的符文。

每一次大钟响起时,大钟里面就会溢出一条条灵魂,他们神情不一,有的在笑,有的在哭,有的在沉思,有的在忧郁。

紧接着,卡伦低下头,看见自己手里正拿着那副银色面具。

他伸出手,轻抚银色面具,在这个过程中,寄托着极为深厚的感情。

“对不起,罗翰,我骗了你,我配不上你的信任,我也辜负了你对我的帮助和期望,因为我已步入了邪途。”

“卡伦”开始一边抚摸着银色面具一边自言自语。

他清楚,这不是自己,而是银色面具自带的曾经记忆呈现,因为这次来自多尔福的召唤,被刺激了出来。

但是这代入感实在是太强烈了,强烈到卡伦想要去剥离出自己做一个旁观者都很难,还好,他理性上很清晰,只不过感性上的事没办法去控制。

失落、茫然、后悔等等情绪正在心里流转,像是一整片的调料罐被打碎,各种颜色各种味道的料汁混淆在了一起。

到最后,化作了一声叹息:

“我实在是太想凝聚神格碎片了,我想去亲眼看一看伟大的秩序神殿,我想要去近距离侍奉一下伟大的秩序之神。

所以,我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延长了自己的寿命。我希望我能做到哪怕仅仅是多出一丁点的可能。我已经不干净了,罗翰。

我很害怕自己做了这么多错误的事情后,依旧无法凝聚出神格碎片。我更害怕自己做了这么多错误的事情后,还能凝聚出神格碎片。所以我避开了你,我让价找不到我,我想最后冲击一把。

至于最后会是什么结果,我都认了。”

卡伦将银色面具收入自己怀里,还特意伸手摸了摸它:

“不管怎样,就算是我永远沉沦堕落,成为一名腐朽的囚徒,我也依旧会记得我们三个人曾经的友谊。”

卡伦盘膝坐下,然后身体悬浮起来,一缕缕特殊的灵魂气息从那口黑色的大钟里飞出,窜入了卡伦的身体,紧接着,灵魂力量像是被点燃的火山一样,开始喷发。

这就是……这个级别存在的灵魂强度么。

卡伦一直对自己的灵魂力量很有信心,可直到现在,他才真的见识到什么叫恐怖。

自己距离那个境界,还是有些遥远,那个层次的力量,对他目前来看,依旧是不可及。

“轰!轰!轰!”

这里应该是一座小岛,当自己的身体开始飘浮起来时,天空中出现了厚重的雷云,四周海面上也形成了龙卷风柱。

而这,仅仅是开始。

仿佛周遭的一切,都是正在逐步升温的水,一步步地走向沸腾。

这一幕,我也能亲自经历一下么?

卡伦清楚,这绝对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如果自己可以提前以这种方式体验到的话,那对于自己以后的成长道路,肯定会带来很大的帮助。

他并不担心“堰苗助长”,他对自己的天赋很有信心。

只是,正当卡伦准备调整好状态去迎接这一次体验时,他的视线开始了扭曲,他的感知也开始了紊乱,整个人像是被无数只大手抓住,开始对自己进行撕裂。

更痛苦的是,自己的精神意志太过坚韧,这种频率极高的撕裂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痛苦,让自己失去了对外界情况的一切感知,看不到也听不到了,但痛苦感依旧存在,且不能昏厥……

这应该是有些记忆画面,受当时特殊状况的影响,银色面具无法记录到,出现了卡带的情况。

“啊……”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卡伦清楚,现实里的自己肯定身体也出现了相对应的反应,但好在,一切终于平息了。

“呵呵呵……哈哈哈哈……·-.”

视线,逐渐从模糊转变为清晰。

卡伦正蹲在岸边,发出大笑。

笑着笑着,眼泪开始滴淌下来。

“我竟然……成功了……罗翰,你敢信,我竟然成功了,可是我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你,我该去欺骗你么,我的好兄弟,我如果去见了你,我该向你隐瞒这一段过去么?

如果我近距离地接触到秩序之神,当我靠近伟大的神时,神,应该会看穿我身上的肮脏吧?

所以,

我到底应不应该去秩序神殿呢?”

前方海面上,出现了风浪,紧接着,一座充满着威严气息的大门虚影正在逐渐显现。

这是神殿大门,只要神殿感应到世上有人凝聚出了秩序一系神格碎片,就会自动出现在他面前,接引他进入秩序神殿。

“大门将要出现,罗翰,我要不要进去见你?”“你会进去的。”

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

卡伦转过身,看见了来人,然后,卡伦愣住了。

虽然比印象中的爷爷要年轻许多,确切的说,这应该是青年到中年阶段的狄斯,大概在三十岁左右。

按照卡伦对爷爷过去的认知,狄斯很年轻时就表现出了极为可怕的天赋,用普洱的话来说就是,狄斯学什么,都是看—眼就学会了。

所以,虽然普洱是看着狄斯长大的,但普洱从未以狄斯的老师自居过,因为它根本就没教狄斯什么,狄斯也不需要自己去教什么。

普洱本身就是一个天才,狄斯则是让普洱认为是天才的存在。

在25岁之前,甚至,更年轻个几岁,在青年时光里,狄斯应该是按照秩序神教传统路线在发展,否则他不会认识……哦不,是如果不这样的话,拉斯玛、泰希森他们,就无法见到狄斯了。

在年轻时,狄斯得到过进入秩序神殿瞻仰的机会,当时拉斯玛他们好像也在,然后狄斯面对神殿长老时,直接表露出了自己的立场和姿态。

普洱说过,当初那位神殿长老没有一巴掌拍死你,那真的是仁慈。

但后来当狄斯凝聚出三枚神格碎片,其中一枚还是年轻时的自己时……似乎当时的狄斯并不仅仅是依仗着自己的“年轻气盛”,他是有一定底气的。

因为爷爷的新手村时间太短,自己很难估算出来具体年龄段所对应的具体实力。但眼前这个年龄段的狄斯,卡伦觉得,应该是到达了一个比较稳定的阶段。卡伦清晰记得狄斯对着自己感慨过,因为年轻时走得太快,所以当他醒悟过来时,却发现已无法回头。

“你是谁?”

狄斯摇了摇头,道:“事情,你都已经做了,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假惺惺地演戏呢,你明明会进入那扇秩序之门的,你渴望进入那里后得到自己的寿命加持。

可是,你依旧要为自己所做的肮脏事找一个背书,让自己心理没有罪恶感。你这样的人,真的是很无趣。”

“你到底是谁!”

“我没兴趣对你做自我介绍,我来找你,是因为你偷了我朋友的东西……”狄斯伸手指了指落在地上的那口神秘的大钟,“你抢了他家族里的传承圣器就算了,还将他的整个家族屠戮熔炼进了这口大钟里,为你提供生命力。”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的,我记得那一晚,我绝对没有留下活口。”

“是的,你没有留下活口,我那个朋友的妻子,将她才刚三岁的孩子亲手杀了。在杀之前,对着孩子说出了那一晚发生的事情,还说了你的身份讯息。

你居然很早就接近了他家里,还成为了家里的宾客,所以,你留下了太多的线索可供我找到。

她杀死了自己的孩子,遮蔽住了孩子的尸体。

所以当你屠戮完他的家族后,虽然对整个家族区域进行了极为细致的探查,没有留下一具活口,但是,你漏掉了一具尸体,没有感知到,也就没有做处理。

我找到了那个孩子的尸体,在他出生时,我还为这个孩子亲自做过赐福。我苏醒了他,他告诉了我那天他母亲对他说的话。”

“所以呢,你是来这里做什么的?”

“报仇。”狄斯发出了一声叹息,“我的朋友并不多,他是极少数的一个,能让我觉得在一起能感到开心的朋友。”

“呵呵,可惜了,你应该再早一点来,那样你兴许还能有一些机会,现在嘛…·…·你没有机会了。

或许,这就是秩序之神给我的赐福。”卡伦抬起手,指向了狄斯:

“你应该向秩序神教告发我,而不是一个人过来。”

“没用的,神殿看见可以凝聚神格碎片的人,就像是饿狗见到了骨头,在这件事上,他们会很没有底线。

另外,有一件事我需要提醒你一下,因为你想错了。”

“哦,什么事?”

“我不是来晚了,其实,我早就到了。”

“早……早就到了?”

狄斯点了点头,

很平静地道:

“我给你时间,让你结果。”

晚上还有。

文学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